导航菜单

嗨,五二班(25)

  隆冬季节,寒风刺骨,人人都裹着厚厚的棉服,校园里也显得冷清,很少有人走动。学校伙伴群里发了一个在校建档立卡贫困学生表格,要求班主任尽快查看表格,如果表格里有自己班里的学生,要赶紧到后勤吴老师那里开会。

  李老师打开表格一看,有两位自己班的同学,毛多多和孟沛欣。想起去年填写各种相关表格的繁杂手续,与家长一次次联系,一次次修改,李老师有些懊丧,不过这涉及到贫困学生们的切身利益,李老师自然不敢怠慢,很快去了吴老师那里。

  李老师到时,已有几位班主任到了,吴老师说:“咱们先开始吧,不等了,一会儿她们再来,我再说。这次叫大家来,是因为这次上级要求特别严格,我们必须亲自把宣传页,明白卡等资料亲自送到贫困户主手中,装在户档里,还要外送一份到驻村的扶贫书记手中,然后装在户档里,这些都要拍照。留下第一手资料。而且要求明天下午五点前必须完成。时间紧,任务重,请大家抓紧时间。”

  李老师一听,她班有两位同学,老家在不同的乡镇,毛多多老家在夏店,裴孟欣老家在大峪,还都是很偏远的山区,那今天下午必须要先去一家。

  正思忖着,看到另一位老师已经在给学生家长联系了,李老师也赶紧掏出电话给家长联系,她先给毛多多家长联系。

  毛多多家长说,早先不知道,她家大儿子已经带着幼儿园的老师先回去了,她一会儿就到学校门口,接上李老师后,开始回老家。

  李老师回教室跟数学老师交待了一下,先让数学老师陈老师代为照看班级里的事情,然后现在学校门口等待毛多多家长到来。考虑到天气寒冷,要去的地方也偏远,李老师特意把围巾,手套都带上了。

  不一会儿,毛多多妈妈来了,她是趁另一位家长的电动轿车来的,说是都是去夏店的,她z可以先趁车到夏店路口,毛多多姐姐的老师也要驾车前往,到那里再换乘车。李老师和学校几位同去夏店的老师坐上了车。

  毛多多妈妈五十岁左右,皮肤黝黑,说话语速很快,连珠炮似的。一上车,开车的那位学生家长便说:“唉呀,我们家已经要求脱贫了,但人家说今年脱贫不脱政策。脱贫后,还要再送一程,今年还能再享受一年。其实,一年800元钱,填表复印,再加上每次来回往老家跑,油钱,功夫都是钱。”

  毛多多妈妈也附和着点头说:“嗯,俺老大也这样说,不过,俺家牵扯孩子多。四个学生,补助两千多块钱,也挺好的。”

  车到了夏店路口,李老师和毛多多妈妈先下车了。在路口等待毛多多姐姐的老师从这里经过。

  这是个十字路口,周围没有建筑物遮挡,视野很开阔,风当然也很大。李老师把羽绒服的帽子戴在了头上,还用双手紧紧捏捂着领口,以免帽子被刮掉。李老师和毛多多妈妈两人不停地跺着脚,好暖和点。在她们站的地方不远处,停着一辆交警的警车,路边有交警在查车。

  她们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多多的姐姐的老师的车,多多妈妈只好给他打电话,电话中说,一会儿就到。此时,有一位交警看她们在这里站这么长时间,便走过来问她们站在路口干什么。

  她们回答说等车,那位交警叔叔说:“等车的话再往西边走走。走这车看到我们在这里查车都不敢在这里停车。”

  多多妈妈听了,又给多多的姐姐的老师打电话,告诉他这边正在查车。那位老师回答说,没事。

  车终于来了。车里还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,看样子也是回家送明白卡证明的。几个人坐在车里都很沉默。

  车子七拐八绕,终于驶进了村子,村子地势很高,是坐落在一个山头上。山下的公路,房屋依稀可见,但这个村子和李老师原先想象的并不一样,因为它和平原地区的村子并无二致,村里的道路修的很平坦宽阔,道路两旁的房屋有平房,有楼房,整齐地排列两边。

  车一直开到村委会停下了,村委会很漂亮,像一个小而精致的公园,他们一行人走了进去,村委会里有工作人员正在忙碌,还有几个其他学校的老师也在。毛多多妈妈找出了他们家的扶贫档案资料袋,那是一个蓝色的资料袋,李老师拿出了宣传页,明白卡,在交给毛多多家长往里面装时,一一请人拍照。然后又来到了村委的工作牌处,与驻村的扶贫书记拿着他们家的村档拍照。那位扶贫书记是位年轻小伙子,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的样子,拿着村档站在那儿,略有些尴尬。他很配合与几位家长和老师一一拍照。拍完之后,李老师松了一口气。

  回城时,李老师和毛多多妈妈坐毛多多哥哥的车回去。李老师回到学校时,学校已经放学了。

  

达到当天最大量